彧柏

溟的小号
没有意义

上个月的板绘
p1—2 自创oc
p3—4 方舟拉狗子∪・ω・∪

爽图快乐
我爱CC和善逸 动作有参考
原本有猪猪 懒得画了(捂头
p1—2线稿部分
p3 半成品 (还有许多细节我不想画了
p4—7 细节
p8 可爱善逸1551

秋田仔。

倦怠

  “我累啦。”我抖抖伞上苟延残喘仍旧在挣扎的雨珠,换了行装,坐在桌子前望着日历,用一支废旧的中性笔无所事事地敲击着桌面。望向窗外仍是茫茫深灰色,我便伏在桌上,一言不发。

  灰色的天空,多会才能变得明朗起来呢?


随笔

雨后起风了,校园内郁郁葱葱,就连对面的运动会看台都有一种浅浅的青色交相辉映。浅灰的天掺杂着几抹青色,偶尔也会让阳光照耀在泡沫般的云上…我正眼睁睁地看着泡沫般的云正在云卷云舒,最后消失在天际的一片光芒中。云淡风轻易忘却,在这般光景下,又有什么含义呢?

  昨夜的夜雨已然渗透于心,让人回想起从前。在我的头顶上空,正有一架飞机划过云霄,硬生生划开了那泡沫似的云。双膝上仍放着那本数个星期也未曾谋过面的书,青色的书页和着陈旧的语言,让人不得不半途而废。我即而把头颅埋进一片青色中,欲将整个思绪和喜怒哀乐清空,但只能嗅到那让人生厌的,快要发霉的、腐朽的潮味。往事随满地的柳絮随风遗落到不知名的远方,可凝望着欢笑声不绝于耳的同学与灿烂的笑靥是我依旧感觉到,有谁在呼唤我,仿佛转身便能不用期待就歌颂重逢的快乐。


沙雕夜自习的原创产物,垃圾桶预警

灵感来源同桌的话“谁画的更妖艳”

亨伯特:“我望着她,望了又望。一生一世,全心全意。我最爱的是她,可以肯定,就像自己比死一样肯定,当日的如花妖女,现在只剩下枯叶回乡。苍白,混俗,臃肿。腹中的骨肉是别人的。但我爱她。她可以褪色,可以萎谢,怎样都可以,但我只看她一眼,万般柔情,涌上心头.”